Hyukger

世界第一公主殿下李赫宰的骑士

【赫海】Daydream

  月光淌过树影成河,微风略过绿叶成曲。星星点点罗列在深蓝的天空,是罗曼蒂克的氛围下,犹如暗来飞针般隐晦的哀伤。

  来自第四区六号楼的李赫宰警官,今天也在静寂的夜晚里习以为常的失眠。纵使他英姿飒爽,年轻有为,是一个笑容温柔又五官邪气的精致青年,也有烦恼,也在为它夜不能寐的痛苦着。

  李赫宰在人生的第二十六年,认识到了惊鸿一面。

  上个星期六的早晨,李警官得到轮休出门闲逛。

  李警官走路带风,连买菜的大妈都表示对他很心动,就在他孜孜不倦的和门口带孙子的大妈聊天时,身边被他人带起一阵风,他回头。那天风和日丽,和煦的阳光折射在空中,散出碎钻般晶莹剔透的光,折射在身旁青年柔柔的眼眸里,衬得他的眼睫毛细密而纤长。李警官对上他的眼,容貌惊艳的青年弯起猫咪嘴,两瓣红的触目惊心的薄唇落入李警官的眼,是最动人的礼物。李警官突然想在青年高挺的鼻梁上滑滑梯,对他撒娇,说我喜欢你。像草莓般甜蜜的他身着白色衬衣,与制服加身的清俊男人四目相对。

  李赫宰透过那双水光盈盈的眼,看见了四岁时那瓶草莓牛奶,十岁吃的草莓奶油蛋糕,十八岁时第一把手枪。也看见了街角花店最里边,最清新脱俗的那支花,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庄园里一抹显眼的紫。

  直到李警官回过神来,青年早已走远,徒留一个挺拔的背影。

  原来爱情不过在一瞬间,遇上天意什么都拦不住。

  李赫宰呈现一种呆滞的状态走回了家,黑白色调的装饰让他回过神来。之前不觉得,现在仔细想想:

  天意的性别,好像不对啊。

  李警官直男了二十五年,母胎solo了二十五年,因为李东海的出现,弯了一半。是的,李警官通过他广泛的人脉,用手段查询了青年的信息:青年叫李东海,刚搬来小区,今年二十八岁,是个有名的服装设计师,住在五单元11栋,喜欢美式咖啡……“童颜”“喜欢苦的和我不一样”这两个信息冲刷着李赫宰的脑海。他在纠结,性别不同,真的能谈恋爱吗。

  于是一个星期过去了,他没有作出任何行动。

  怂怂的李警官在调休后陷入了无止无尽的案件调查,每天忙的只有半夜一点才回到家。整栋楼都黑了还搭什么汕,在阳台思念李东海,是李警官最好的放松方式。

 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又一次调休后的一天早上,李赫宰家的门铃响了,他打开门。

  梦中男神的俏脸出现在门外,毛茸茸的蓝色毛衣和九分裤让他看着像高中生。软儒的嗓音传进李赫宰耳朵:“你好,我是李东海,像请警官帮个忙。”语毕伸出手。

 
  不答应是傻子。

  李赫宰握上那双手。

  “他的手真软”,李赫宰只有一个想法了。
 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