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已盒

All about you@haohaohyuk

【卜洋岳】风声鹤唳


  边疆战事紧急,狂风夹杂着沙粒就这样拍打在灵超白生生的俏脸上,也顾不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了,红着双杏仁眼,骑着白马风风火火的赶向北国驻扎地。

  他本是南国的小王爷,一朝国破家亡,本该像他二哥一般英勇赴义,像他三哥一般哭得肝肠寸断。可幼时吃过的苦,一个来自北国有侠女情怀的母亲,都让他面对这场轩然大波时,淡定自若。他那早逝的母亲,为他铺好了后路,或者说,从一开始,灵超就是个来自北国的小间谍。

  南国容不下人才,也容不得美人。

  灵超自始至终都会是北国的。从十六岁的太子木子洋千里迢迢到南国来看他时,灵超就被打上了北国的烙印。 木子洋对他来说是有实感的,是南国繁华集市里最受欢迎的蜜糖。灵超深陷其中,木子洋愿意为他散尽千金,他也愿意为木子洋赴汤蹈火。虽然他们的关系,从不会是情情爱爱。

  就像如今,外敌兵临城下,他把皇帝的叮嘱抛之脑后,只身一人去找了领兵打仗掌管帅印的卜凡。

  大名鼎鼎的北疆王与当今圣上瓜分了北国的势力,两年前自愿申请守卫边疆,带着浩浩荡荡的数队人马撤出了京城。更是在一年前,里应外合灭了南国,也在那个关头举办了庆功宴,第一次班师回朝。

  灵超一进朱红色的宫门,就得知他被封为婕妤。在宴会上,他百般思索,终究是落座在属于他的位置上,木子洋也松了口气。

  灵超不好受,卜凡也不好过。他此时心中蛮是悔恨,恨自己心软想回来看一看岳明辉,也后悔当初年少轻狂在太子的寿辰上,掀起了岳世子的面具,一见倾心又无能为力。导致他看着此时居于后位的岳明辉,只能心如刀绞,以酒消愁。

  这边的岳明辉却是在偷偷打量着卜凡。曾经淳朴的少年出落的棱角分明,英挺大气的五官和断眉更显气概,不比木子洋略带阴柔,卜凡的眼神一扫而过,足以震慑天下之人。他看着卜凡周围火辣的视线,再看看卜凡魂不守舍和有意往他身上瞄的小动作,心里泛酸,不住的责怪自己。

  岳明辉没看到,木子洋垂下了眉眼。

  在夜晚,华丽的宫殿,精致的大床,层层叠叠的轻柔薄纱让人仿佛可以看见交织的人影。门内是火热的气氛,岳明辉的呻吟和木子洋的低喘。门外是冰冷的纷飞大雪,立于门前的卜凡擦干滚烫的泪水,转身离开,在雪地上留下沉重的脚印。

  卜凡发誓再也不打扰他们了,可这个誓言从小立到大。从来不会实现。

  一年后的卜凡在灵超的到来下,有幸见到了岳明辉。看着他摸着灵超的头,说求了他洋洋哥好久才能出来找他,卜凡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岳明辉身上细密的吻痕,也不要去在意岳明辉的存在。

  他轻车熟路的完美避开岳明辉。

  战事如火如荼的进行,岳明辉和灵超显然是很好的帮手,一个出谋策划绝无失手,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卜凡轻松不少,也越来越无心战事,操心岳明辉和灵超两个祖宗出事了,木子洋会怎么把他弄死。

  两个佛爷出门踏青没出事,卜凡作为一个鞍前马后的行走多功能机器先倒了。他上战场是一个粗心大意被人砍了一刀。其实卜凡习以为常,在背上的伤口不深,他两双手并在一起能完全盖住,身上的刀痕又不止一两道。只是疼痛会让他有些接受不了。卜凡躺在羊皮毛毯上,看着清理伤口的血水一盆一盆往外送,有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 他显然忘记了岳明辉和灵超两个最害怕周围人受伤的麻烦精。

  于是他被眼泪滴醒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