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已盒

All about you@haohaohyuk

亲吻你眼角的教父

  卜凡钟意去亲吻岳明辉的眼角。

  曾经是带着少年满腔的爱意,亲吻时闪亮的眼睛透着少年气;如今却是沉重而又轻柔的触碰,像是对待什么易碎品。岳明辉也从当初的心动不已,变成现在的黯然接受。

  中间只少了十年,却也差了卜凡的整个青春。

  谁也想不到,当初拥有一颗赤子之心,梦想是成为好公民的普通少年,十年后成为了西西里黑手党中唯一一位华裔教父。而那个有这花臂纹身的张扬男人,却在K市这块小地方,考了教师证,成为一位普通的理科老师。

  只有卜凡知道为什么。教父敏锐的觉察到,他改头换面的爱人,似乎有了新的羁绊,岳明辉的心里,不只有卜凡这一个人的存在了。好像,也从来不止他一个人。

  教父曾经也是个爱摇滚的小屁孩。2000的夏天他在北京被哥哥带着听迈克杰克逊,只有十五岁的卜凡在之前被上头的哥哥压的死死的,十五岁之后身高突飞猛进,高了他哥哥半个头。他哥哥打了个呵呵,笑着说卜凡是混血儿不是他们卜家的种,卜凡只睨了他哥一眼,就被按在地上抽的死去活来嗷嗷叫。却没看到嘲笑他的哥哥眼里,有莫名的情绪。

  不管怎么说,教父还是在那时候爱上了音乐,他对此庆幸不已又后悔莫及。如果不是这该死的摇滚乐和他没良心的哥哥,他也不会在青春和年少里与岳明辉相识,把一腔孤勇全给了那个狠心的男人。

  这都赖他哥,在卜凡最冲动的年纪里,介绍了一个最好的岳明辉。

  灯红酒绿的舞台上,弹着吉他的岳明辉,唱着梅艳芳的亲密爱人。仿佛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,可卜凡依旧能看清岳明辉轻颤的长睫毛,和钝圆的虎牙。这个男人让他想到了可爱。

  借着少年的不服输,卜凡在十六岁那年成功打动了岳明辉,开始了他仅有两年的甜蜜初恋。

  他本以为岳明辉是白月光,没料到是扎手的红玫瑰,纹身挂满整个大臂。桃花眼自带风情,举手投足都是21岁成年男人应有的魅力。他卜凡也不差,情书收到手软,面对岳明辉,却有了毛头小子的马马虎虎。还记得卜凡第一次和岳明辉接吻,岳明辉嘴都张开了,卜凡的吻却落到了岳明辉的眼角,那双桃花眼一眯,轻佻的勾引就这样传递进卜凡的眼里。男人的有条不絮任谁看都是老手,轻车熟路的进行他的捕捉大戏。

  傻傻的少年,被蒙在鼓里,固执的认为男人是自己的唯一。

  两年后,西西里著名的黑手党家族找到了卜凡,说大少爷死了,家族如今后继无人,现任教父请二少爷回西西里,尽快投入工作以便早日继承教父之位。

  四分之一的外国血统,是他痛恨的来源,也是他病态的开始。

  西西里的海畔,他一边用海水清理伤口,一边想念他唯一的眷恋。

  一去十年,33岁的岳明辉和28岁卜凡重新相遇在繁华的街。当初卜凡和岳明辉说,等他十年,岳明辉哭着答应了。而现在,对岳明辉身边熟悉的27岁男人,他选择视而不见并把岳明辉强硬的带回了西西里。时间仿佛回到十年前,教父依旧钟意亲吻他风情的桃花眼,用宽阔的身躯侵占他的美好的身体。教父的爱快要溢出他的心。他牵着男人走过西西里的海畔,为他虔诚祈祷,带上戒指而男人的表现,越发敷衍。从亲吻时的走神,到做爱时含糊不清的喊其他男人的名字。他仗着教父的宠爱,更加放肆。也因为教父的独占欲成为了金丝雀而痛苦。

  男人为教父的占有欲而窒息,也为他的温柔而摇摆不定。最后,还是时间赢了一切。

  卜凡好像不在乎,直到两年后的一个看似普通夏天。他对岳明辉说:
  “今天我满三十了,放过你,那个开豪车的小子在楼下等你,快走吧”
  前言不搭后语。

  岳明辉睁大眼睛不敢置信,他欲言又止,却被教父揽在怀里。

  他的笑容像十二年前一样灿烂,低沉的嗓音深情的要命:
  “他应该是叫娄淄博对吗,你好像真的很喜欢他,为那个小少爷放弃了大好前程。他很喜欢你的猫嘴,之前我看见他偷偷亲了你的嘴。你看起来你比跟我在一起开心多了,对不起,耽误你这么久,用尽手段把你绑在我身边”

  “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烦着你了,希望我们还有朋友可做”

  “希望我下辈子,能早点遇见你”

  谁说每个教父都应该执迷不悟,谁说每只金丝雀都不会向往自由。

  教父最后一次吻了那双泛红的桃花眼。

土味文学是我不能放弃的一切

评论(5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