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yukger

世界第一公主殿下李赫宰的骑士

烟茶酒糖.中央空调

 
  岳明辉是警察,还是警局副局长。按道理来讲他应该长得正气凛然,一副大家都是好兄弟的糙汉子样,或者是一本正经的国字脸,甚至可能有人到中年发福的啤酒肚。可岳明辉才刚过二十九岁生日,并且有一张不像副局长的脸。

  他是多情的,也是无情的。多情于每时每刻都眼波流转的吊梢眼,无情于无法正常合上的薄唇。他是毒辣的蛇蝎,有高挺的鼻骨,是可爱的小兔,有钝圆的虎牙。岳明辉对男人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可对所有人都好,却又无法只对一个人好。

  小男孩们都觉得他是局里的中央空调,又不约而同想去成为独占他的那个人。而攀比心,恰恰把岳明辉推得越来越远,远到他们不敢再奢望,再去贪图白月光冰凉的暖。

  红玫瑰不懂白玫瑰的泪,白玫瑰不懂红玫瑰的笑,没有人知道岳明辉会在深夜的酒吧里,一杯又一杯的把自己灌醉。他喝完伏加特又干二锅头,喝到最后,酒杯里的酒咸得像是掺了他的泪。不会有人知道他在这里,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。真空棕黄格子西装和淡金色短发,露脚踝的七分破洞牛仔裤和带着枪形夸张耳饰的粉嫩耳朵,把他泛红的脸衬得更惊艳。化着桃花妆的眼,下垂的长睫毛,吸引多少热烈的视线。

  他不在乎。

  及其潮流的表面下,装着一颗唱身骑白马的心。

  他想他是王宝钏,而卜凡是薛仁贵。事实上,连王宝钏都另有其人。岳明辉抬起他拿着折扇的纤细手腕,想了又想,思了再思,脑海里全都是一个人。他就这样定定看着那把折扇,却没有打开它的勇气。他控制不住的想象卜凡像对他的小男朋友一样对他,用宽厚的大手按压他的虎牙,拂过他的腰。他会用数种稀奇古怪的姿势去讨好卜凡,把他的薄唇印在卜凡性感的厚唇上。卜凡会用黑亮的眼眸注视他,用高挺的鼻梁抵住他的鼻尖,细细摩挲。

  他想成为卜凡的猫,兔子也没关系。

  薄情的人动了真情,最为深情。

  三十分钟后,他抽出口袋里的手枪,吓跑了今晚来吃他豆腐的第十三个人,顺便踹昏了他,带着酒后的昏沉想要回家。岳明辉想,出了这扇门,他又是那个不近人情的副局长,又是那个淡漠疏离的大众情人,他应该……再也不会这样了。

  仅存的理智,在看到娄滋博怀里的周锐时,彻底断的干干净净。如果他没有记错,在上周灵超的生日宴会上,卜凡揽着的人,吻过的人,就是那个有泪痣的男人,而那个男人现在正躺在他亲爱的同事怀里。

  讽刺。

  岳明辉觉得他又要发疯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