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yukger

世界第一公主殿下李赫宰的骑士

【赫澈源海】疯狗

*狗血乱炖诶彼欧
*结局如tag
*小少爷继承人O海×影帝总裁A源
前雇佣兵后保镖A赫×心狠手辣痴情O澈

1

  他抬手去擦李赫宰脸上的污秽血迹,动作虔诚温柔而急切。单调黑白房间里只有月光回荡,他不在乎一双好看的手沾染腥气,直到李赫宰月白色的皮肤重新映入眼帘,他才放下手。

  漂亮的男人大眼睛蓄满眼泪,却不敢哭出声,生怕惊扰到李赫宰。亮绿衬衫轻轻挨上军服,他揽住躺着的李赫宰,头慢慢放在男人的胸口。他微微散出克制得当的信息素,卸下平日里黑手党的架子,满意的嗅着李赫宰被他诱出的信息素,沉沉的睡去。

  他太累了,从国外飞回韩国刚不久,就急匆匆的赶来见李赫宰。在门外焦急纠结到天黑,才让手下拿来门卡。三年正式的久别重逢换不来拥抱,李赫宰伤的严重,绷带细细密密绕到脖颈,连小伤口都来不及处理就疲累的昏睡过去。明明已经不是生死一瞬的雇佣兵,受伤还是家常便饭。

  像十五年前李赫宰第一次出任务一样,十一年前他生死未卜被从鬼门关拉回来那一个夜晚一样。他执著于在毫无防备时最亲密的相拥。尽管他曾经被李赫宰抱的差点再回见阎王,他还是不知悔改。

  这个该死的习惯就是他们该死关系的证明。

  时针转到七。

  李赫宰锋利的眉眼被清晨朦胧阳光抹上温柔,他皱眉随即清醒。怀中熟悉的味道绷紧他的身体,心里的战栗强制压下,他小心翼翼捧起金希澈的猫脸,难得一见的脆弱绽放在他眼前。挺久这样看他,金希澈还是当之无愧的牛奶皮肤。他脑海里不自觉的就要回想往事。

  李东海给他设的闹钟惊醒了金希澈,在美人睁眼前,李赫宰抽出手忙乱的去摸手机,沉稳的面具遇见金希澈形同虚设,他慌忙关掉闹钟。回头一看,金希澈已经在用大眼睛骂人了。李赫宰尴尬的摸鼻子,翻身下床给金希澈摆拖鞋。期间牵扯到伤口,金希澈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  “去洗澡”金希澈开口说了三年后他对李赫宰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 “恩”,或许太敷衍,李赫宰又回“我知道了”。

  他拉开衣柜,看见金希澈粉粉红红黑黑白白的衣服挂了他大半个衣柜。他随便拿了夹在中间的黑衬衫和西装裤,一边偷偷去瞄心不在焉的金希澈,一边拿下来金希澈的白T牛仔裤。他把两套衣服挂在手臂上,拉开柜子又拿出两条内裤。

  李赫宰假正经的转身,向金希澈挥挥手。却撞上一对充满笑意的眼,他的大明星抿了抿嘴唇,向他走去,拉着他军服的枪带一步步拉进浴室。

  等到他们两个洗漱完是九点了。李赫宰坐在小沙发上猛然想起他的保镖工作,扒拉出小少爷的专线。

  十七条未接电话,一百多条短信。看到最后李赫宰直冒冷汗:我带着崔始源和我哥去找你了。

  让金希澈看见利特那还得了。

  还是先跑路吧。

  李赫宰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人生的大起大落。

*信息素待定
*下章讲述金希澈和朴正洙过去的故事

评论(2)

热度(10)